X
分享到 - 微信

从每吨百元到每吨几十万元

惠农区提升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含金量”

2021-02-19 08:38:31 来源: 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

惠农是个煤城,过去几铁锹下去,把煤挖出来就是卖,好的话还做个简单的粗加工。现在,惠农区的产业链越延越长,R&D投入强度年均增长38.7%,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自治区科技型中小企业分别是2016年的18倍、7.2倍。

过去,挖出的一吨煤只能卖几百元,生产的铁合金一吨卖几千元。现在,惠农区生产的新材料每吨单价达到了几十万元。从每吨百元、千元到几万元、几十万元,惠农区的工业产品单价实现了质的跨越,附加值越来越高。

当煤城不再产煤,当那些“散乱污”企业被时代所淘汰,什么是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如何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惠农区,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坐落于惠农区的宁夏日盛高新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前因为环保问题差点“死掉”,现在公司拥有了全球发泡剂(高端塑料制品原材料)的定价权。董事长柯允君是福建晋江人,心里却一直装着“山海情”,他在惠农也是靠煤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那时惠农的煤炭产业发达,尽管当时煤炭才每吨20元,但折腾几年我赚到了几百万。难道我要做一辈子煤老板吗?那时我突然有一种做实业的冲动。”提及1990年到惠农创业,柯允君的内心仍然十分激动。

1994年,看到国内发泡剂的市场行情好,柯允君瞅准目标,组织人马投资全部家当上了这个项目。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宁夏日盛横空出世并且越做越大。

可是,2007年的一场环保风暴,差点将宁夏日盛推向“死亡”边缘。由于企业废水废渣循环利用不到位,宁夏日盛被央视的焦点访谈所批评。柯允君痛下决心,成立百余人的研发团队,经过数百次的反复试验,投入几十亿的资金,最终自主研发出世界同行业顶级的废水废渣循环利用系统,产品生产成本降到最低。

若问为什么成为全球同行业的佼佼者?柯允君给出答案:“就是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不断挑战全球同行业的顶级技术与工艺。当今世界1个亿的发泡剂,能生产出1亿款产品。前些年它的定价权被德国和日本掌控,现在全球行业目光开始锁定地处西北内陆的日盛。”

从原始的煤炭资源开采,到高精尖的工业生产,日盛的崛起之路正是惠农区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的缩影。惠农区的转型可以说是重塑结构,可以说是脱胎换骨。

工业转型升级既是破解工业发展难题、转变工业发展方式的必由之路,也是增强经济实力、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之举。近年来,惠农区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破釜沉舟的恒心淘汰落后产能和“散乱污”企业,深入开展贺兰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关停转退”煤炭采掘洗、选企业60多家,削减煤炭产能1100多万吨,处置“僵尸企业”78家,整治“散乱污”企业97家,为绿色产业发展和新产业引进腾出更多的空间、资源。工业结构基本实现了重构和再造,涉煤产业比重由历史最高峰的90%以上下降到目前的2.3%,特色冶金、精细化工、新材料、新能源几大支柱产业优势凸显。

惠农区把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作为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2017年-2019年实施技改项目181个,累计完成投资92亿元,占全部工业项目投资的70%;2020年实施了建龙钢铁产业提升改造项目、盛港煤焦化循环经济产业链等55个技改项目,完成投资17.94亿元,同比增长1.64倍,占全部工业投资的82%。同时,加强创新平台建设,鼓励支持企业与大专院校和科研机构合作,石嘴山经开区管委会与上海大学共建硅基多云合金博士后科研中心,灏瀚生物与华东理工大学共建研发平台,宝马兴庆与国家重点实验室共建特种合金中试基地和大学生实习就业基地。依托产业招才引智,引进中科院院士、上海交大教授颜德岳与万香源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共同建立“香精香料及维生素系列产品研究与开发”院士工作站,中科院院士陈新滋及其团队带技术、带项目、带资金,投资5000万元建设的光敏固化剂中试生产线已正常生产,为大规模产业化奠定了基础。近几年,惠农区新引进和技改扩建企业亩均产值普遍在400万元以上,亩均税收23万元以上,投入产出比从2015年的1:0.6上升到现在的1:2.4。

从市场地位和影响力看,惠农区目前拥有国际国内“单打冠军”4家、“隐形冠军”12家,钢丝绳成为“中华第一绳”服役航母“辽宁舰”和江阴长江大桥;ADC发泡剂、双氰胺分别占国际市场份额80%和50%以上;水合肼、硅钙合金、多元合金分别占中国市场份额80%以上、40%以上和30%,成为全国最大硅钙合金生产基地;香精香料、硅基微合金、甲乙基麦芽酚等产品均在国际、国内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具有明显话语权,形成了一批有基础、有市场、有潜力的产业集群和特色企业。(记者 行衍)


【编辑】冯晨晨 【责任编辑】刘均

相关推荐

热新闻